爱好很奇怪,骂我也不改

占树为王(5)

-沙雕兽拟

-金雕67x松鼠11

-个人爱好,别骂我,ooc有

  

  

  

  李一一也不知道这一觉睡了多久,当他因为肚子饿醒过来的时候,树皮缝隙外面的世界已经是一片茫茫的白色。

  

  树松鼠的冬眠其实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冬眠,它们不会像地松鼠那样进入几乎不会醒来的类似假死状态的深度睡眠,他们就只是在没事干的时候睡觉,肚子饿了就醒过来吃屯粮。

  

  除了这一次之外,李一一大概还会醒过来很多次,他慢慢地走到了一大堆橡果边,抱起了最近的那一颗。

  

  李一一睡得有点儿懵了,一时半会儿只剩下了支配他的本能。不过即使眼睛半闭着,他也能从气味判断出也许是最好下口的那一小块。

  

  吃得正香呢,门外面忽然传来了非常大的动静,就像地震一样。连树干都抖了一抖,吓得李一一一个激灵,彻底清醒了。

  

  不过就那一下,后面再没感觉到什么动静,肯定不是地震。

  

  李一一吃完半颗大橡果填饱了肚子,费力地推开一点点压门的石头,从小缝钻了出去。

  

  外面果然是一片冰天雪地,李一一灰褐色的毛在一片白色中非常扎眼,好在还有背后的树干和他一起不白,没那么容易被鹰惦记上。

  

  这种季节的捕食者可不是闹着玩的,只要是个活物,就算是只小虫子,它们也不挑食,更别说李一一这种滚圆大补的冬眠期松鼠了。

  

  李一一小心翼翼地先在雪里滚了一圈,毛上沾了层雪,这才慢慢地往树洞不远处的鹰巢挪。

  

  结了冰的树干忒跐溜,他要是一个不小心,来年刘启回来就能去树下的冰层里刨他了,李一一可不想变成冰冻松鼠条,他动作慢了许多,费力地爬上了鹰巢而不是像往常那样跳上去,那鹰巢里的东西却出乎了他的意料。

  

  不是别的鹰啥的,也不是钻错了窝的鸟,那巨大的鹰巢里头爬着的,居然是一只幼年棕熊。

  

  这玩意儿吃松鼠的吧?

  

  李一一没敢靠近了,他就在边上瞧了一眼,回头百米冲刺似的又稳又准地溜冰回到了洞里,他推上石头,从小小的缝隙里头继续瞧外面。

  

  那熊里嗅嗅外嗅嗅,仔仔细细地找了一圈,不过很显然他找不到什么东西,李一一早把能用的能吃的都搬空了,它现在就剩下一团枯枝在树上。

  

  熊气得拍了一掌树枝,结果一个脚滑差点儿栽下去,它费了老大的力气才抱紧了粗壮的树枝,从枝丫上退到了树干边,也就是李一一的洞口前。

  

  李一一发现这熊还挺肥,毛色也很亮,显然吃得很不错,就是不知道为啥就跑外头来了。熊在这个季节应该冬眠才对。

  

  不是鹰问题就不大,熊可没有霸占鹰巢的兴趣。李一一合上树皮,用羽毛把风口堵好了,抖落抖落羽毛上的水珠,才想继续睡觉,就听见外面惨兮兮地叫了起来。

  

  “救命啊!妈!”

  

  啥东西,嚷嚷成这样。

  

  “我下不来树了!救命啊!”他怕得声儿都在抖,李一一一听动静,离得可近,估计就在他洞外头,是那只熊。

  

  ???熊还能会爬不会下的?

  

  李一一又把树皮挪开个缝儿,一片小鸟的羽毛正好飞出去,挂在了熊尾巴上。那熊抖得树都快跟着摇起来了,李一一洞口正被堵着,那熊还一点儿也不退,他用爪子戳了半天都没用,气得李一一上了杀招,从熊尾巴上一口气拔了一撮毛。

  

  外头的熊大大地嗷了一声,抱紧树干抖得更厉害了。

  

  他尾巴上……他尾巴上有虫子!熊小心翼翼地往前挪了一点儿,头都不敢回,就听见尾巴上的虫子说话了。

  

  “兄弟,给我挪开点儿位置,我教你咋下去。”

  

  虫子教熊咋下树?

  

  李一一从熊刚刚腾开的小空隙里钻了出来,顺着他山一样的脊背直接爬到了这家伙脑袋上,大熊抬起脑袋,跟他大眼瞪小眼地对望。

  

  “你不是虫子啊。”熊问。

  

  “谁给你说过我是虫子了。”李一一回答。

  

  

  费了老大的功夫,李一一终于帮着那熊溜到了树底下,才沾地的那一下熊的腿儿都软了,直接往雪地里趴了下去,害得站在他脑袋上的李一一也吃了一嘴雪。

  

  熊不是本地的,名字叫Tim,据说是冬眠肚子饿自己偷跑出来迷路了,这会儿正在满世界地找他妈和他家。李一一听见他肚子饿就觉得不太妙,赶紧蹿回树洞里头,分了他一颗橡果。

  

  Tim一掌直接抛进嘴里,勉强垫了垫肚子,李一一任务完成,几步直接蹿回了树上,他的小树洞里都要灌进风了。才爬到树顶上,那熊还没走,还在底下盯着他,见李一一也低下头来,他立起身子站在树边吼道:

  “兄弟,谢谢你了啊,你名儿叫啥,等我长大了罩你。”

  

  一个熊,能罩他啥,催命还差不多。李一一挠挠脑壳,想了一会儿,趴在树干边上吼回去:

  “我叫刘启,你来这儿找我就成。”

  

  告诉熊自个儿的名字,他傻呀,白给熊当储备粮这种事他才不干。这种时候就能拿金雕的名字来充充威风了,到时候就算Tim因为尾巴毛之仇找上门来,找的也是刘启的麻烦。

  

  反正刘启会飞,小问题。

  

  李一一小算盘打得啪啪响,心满意足地又把洞口堵上,时机刚刚好,一片雪花也没漏进来。他把剩下的半颗橡果摆好位置,又蜷在铺了好几层的刘启的羽毛上,继续睡觉。

  

  他下一次醒的时候,却不是因为肚子饿,而是因为有东西敲开了他的树洞,不能叫敲,或许形容为“挠”更合适点儿。

  

  李一一睡眼惺忪地搬开门,就看见一大团山一样的熊趴在他洞口前头,爪子紧紧地抱着树干,这会在用前掌上细小的爪子轻轻敲门,估计捣蜂蜜之类的精细活这小熊能学得特好。

  

  不过被打搅了美梦谁都不可能开心的,你最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然我拔秃你耳朵。李一一心想着,就听Tim说:

  

  “那个,兄弟,我找不着窝了,别的小动物看见我就跑,只能来找你帮忙了。”

  

  还真是大事,这熊知道他树洞的位置,要是找不着家指不定就来掏他老巢了。李一一寻思一会儿,从缝里钻了出来。

  

  “动作快点儿,找着你得记住路送我回来。”

  

  Tim点头如捣蒜,信誓旦旦地抬起了爪子保证,结果卡在了回家之旅的第一步上,他又下不去树了。

  

  李一一往他脑袋上一站,开始了指挥机械似的教程模式。

  

  这届熊不行啊,基本技能都没搞定就来掏松鼠窝了,这可咋整。李一一这会儿还没意识到,直到他俩把森林里李一一认识的区域又转了那么五六七八圈之后,他才知道这熊为啥要自己“偷”跑出来了。

  

  学艺不精成这样,他妈不可能放他出门的啊。

  

  老半天没找着地方,直拖到天都快黑了,夜里风忽然烈了起来。李一一找了个岩洞,他是很轻松地钻进去了,Tim费了老大的力气才整个钻进来。费力是真的,不过很值,这里面非常暖和,还长着一些细小的已经枯死的干草,没有雪和冰落在里面。

  

  Tim挤在洞的最角落里头,李一一躺在他的背上,用自个儿的大尾巴包在身边。

  

  没办法,他太小了,不睡在Tim上头,这大熊随便挪一挪,他就成饼了。

  

  这种时候,李一一才格外地想念起刘启来,至少他的鹰巢绝对够大,李一一在里头打滚一圈都得好一会儿功夫,而且刘启睡姿超定,碍于他那一对大翅膀,绝对不担心打滚压到他这种问题。

  

  为了不一觉起来发现他重新投胎了,李一一这夜都睡得可小心,第二天起来顶着一双明显睁不开的绿豆眼,Tim已经醒了,正在费劲地往外头钻。李一一从他身边的小缝瞧了一眼,外面站着一大只母熊。

  

  完了,好不容易没成鼠饼,这会儿又要成鼠酱了。

  

  Tim好半天终于钻出去了,母熊把头低了下来,就在李一一以为他要被吃掉的时候,超大熊突然对他说:

  “谢谢你救了我崽儿,阿姨送你回去。”

  

  原来Tim一早在钻出去的时候就跟他老妈交底儿了,李一一坐在熊妈妈脑袋上,身边还走着个相比之下十分娇小的小熊Tim。

  

  完了,被两头熊记住名字了。李一一已经能想到等刘启回来了会是个怎么样的情况。

  

        熊揍刘启,刘启揍他。

  

        食物链底端的李一一紧紧地抱住了他的大尾巴。

  

        完球了。

  

  

  

——————TBC——————

评论(19)
热度(140)

© 羊羊动物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