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很奇怪,骂我也不改

占树为王(完)

-沙雕兽拟

-金雕67 x 松鼠11

-个人爱好,别骂我,ooc有

  

  

  

  刘启果然没说错,巡林队果然要原路返回北边,不过不是在雪化了之后。才听见春天的第一声鸟鸣,他们就准备上路了,车后备箱里坐着仨老乘客,还有一个关在笼子里的猎犬。

  

  上车没多久,刘启和李一一就团在角落里睡了,李一一昨儿收拾他的坚果残余,还有搜集路上的口粮,回来的时候又带了一篮子东西,不过篮子里其实有一半都是朵朵和刘启吃的肉干条。

  

  李一一以为朵朵跟大黄是好朋友呢, 就特放心的让朵朵跟猎犬玩,但实际上朵朵跟这狗也算不上多熟,大概就说过几句话的交情。

  

  还好这猎犬就是跟人才言辞犀利了点儿,对着小动物还成。大黄趴在笼子里头,鼻吻朝着朵朵,拍了拍耳朵。

  

  “小鸟,你知道你那回送来那个憨憨去哪儿了么?”

  

  憨憨?

  

  大黄瞧她似乎没听懂,站起来抬着狗爪学着行了个礼,模样真的很憨。

  “就这个,见谁都行个礼说人话的憨憨。”

  

  哦,那只鹦鹉。

  

  “他给送到南边的动物园儿去了,他是热带鸟。”朵朵跳近了点,张开翅膀给大黄回了个礼,这招还是鹦鹉老兄教她的。

  

  大黄收回爪子,又趴回去了,一呼气儿,登时把朵朵一身毛又吹得乱七八糟。猎犬兄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眼睛一闭,大爷似的说:“他吃了我两片肉干没还呢,就溜了。”

  

  朵朵梳好羽毛,往大黄笼边上一趴,也学他似的,一副大爷模样。

  

  “黄明没喂你吗?”朵朵问,前头黄明靠在座椅背上,睡得直打呼。还好他们前面聊天使的通用兽语,要不说坏话都被听见了。

  

  “他喂是一码事儿,憨憨欠我肉干是另一码事儿,不冲突。”

  

  朵朵心说这狗还挺精,趴着又聊了一会天,她从自家储食篮子里搬了俩肉干,一路拖到了大黄面前。

  

  “那我帮他还你俩,债清了。”

  

  大黄哼哼两声,把肉干叼进嘴里嚼了嚼,算是默认了。朵朵从笼子缝里钻进去,趴在了狗背上,软软呼呼,还挺暖和。

  

  拌嘴聊天皮了一阵儿,这边一大一小也像那头两个一样,困了。还好车里昏天黑地的,眼睛一闭,再不知今夕是何夕。

  

  开着车的刚子一回头,就看见黄明和他那几个动物小伙伴传染病似的睡成了一片,一个赛一个沉。

  

  松鼠摊着肚皮躺在金雕背上,小杜鹃趴在狗脑袋上,还有个仰头睡得不省人事的黄明,后座简直一塌糊涂,没一个还醒着的。

  

  刚子无奈地笑着转回头来,发现副驾驶上他老大也在睡呢。

  

  得,一车就剩他一个清醒人儿。

  

  车顺原路返回,出高速进保护区的时候正好在夜里,北边还没化冰,漫山遍野都是雪,车子碾过细窄的雪道,小心翼翼地防着打滑,总算在凌晨之前到了小木屋。

  

  小屋边上就是刘启他们的老窝,不过打开车,巡林队几个人进屋支上火炉,索性大家都不走了,呆在木屋里头最后聚一聚。

  

  松鼠和小杜鹃一桌,吃坚果和碎肉干;刘启一个人一桌,吃生肉;大黄和黄明一桌,他俩一个吃肉配饭,一个吃肉汤泡饭。

  

  黄明是喂他了没错,不过肉干对狗大爷来说,真是难得的好东西。

  

  刚子和王磊开了几罐酒,一群人和小动物围着火炉恰夜宵。

  

  今儿一顿饭恰完,明天这一大家子就回树上去了。巡林队在这片林子里也就守过繁殖季,等不多久就要回其他保护区去。今儿一顿吃完,如果不刻意来找的话,八成是见不到了。

  

  不过等到明年的繁殖季,他们就又回来了,那会儿Tim和周倩也成年了,指不定又会多一个小熊崽子。

  

  那会儿朵朵和李一一就能骑熊满山跑,酷。

  

  刘启吃了一大块肉就饱了,屋里拍不开翅膀,他就用爪子走到了朵朵和李一一呆着的桌边上,往桌上喊了一声。

  

  李一一立马意会,俯身一窜,稳稳地跳到了刘启背上。

  

  大金雕载着小松鼠,走到了人群中间,颇有些威风,巡林队众人还不晓得他俩要干啥呢,就看见松鼠小手上捧着颗又大又饱满的坚果。

  

  “我们仨的车费。”李一一把坚果举过头顶,丝毫不觉着有啥问题,“最大最漂亮的一颗。”

  

  刚子笑呵呵的把坚果拿起来,捧在手里抛了两下,提着把儿在李一一面前晃了晃:

  “不找零了啊。”

  

  大方的金雕和松鼠一起点头同意了。

  

  第二天一早这一大家子就回去了,黄明带着猎犬跟过去,帮着清扫一下树顶上的雪。

  

  一片森林中最高的一棵大树上,他们的小窝正安安稳稳地呆在原处,窝后面的小树洞也有被树皮好好地掩盖着,他们都知道,在那背后的小树洞里,还藏着李一一留下的一小半坚果。

  

  终于又到家啦。

  

  朵朵和李一一特自觉地爬上大雕牌直升机,大翅膀一扇,金雕迎着冷风腾空,带着俩抓牢牢的小动物直接飞上了树梢。

  

  在这片森林最高的那棵大树上,住着很厉害的一家子。

  金雕刘启——捕猎技能一流,长相酷炫,还有一个超级漂亮威风的窝,小道消息传说,他胸腹部位的秋羽绒特别软。

  御雕师李一一——其实是松鼠,擅长寻找又大又美味的坚果,他还有一项不为人知的技能,也就是他的昵称来源,他会骑大雕上天。

  杜鹃韩朵朵——人语十级,又漂亮又机灵的小姑娘,小姑娘最厉害的技能还是像啄木鸟先生何连科那样从树干里头啄虫子,还有就是骑熊,是的,她经常坐在棕熊Tim和周倩的背上外出兜风。

  

  一家三口霸占了这棵最高最茂盛的大树,每天上蹿下跳,时不时还会帮着周围的小动物们解决麻烦,俨然一副山大王的态势。

  

  小动物们在这片安静又喧闹的山林里生活着,冰雪一化开,松鼠李一一又准备好了今年的整窝大计,他们计划装点出一个粉白色的小窝。

  

  这个主意是朵朵出的,当然计划的支持者棕熊x2也在寻找鲜花大业上作出了不少贡献。

  

  那么这个小窝的名字就叫,山大王联合小窝好了。

  

  “太土了!”松鼠李一一抗议道,他身边的金雕也点头附和。

  

  “我认为应该叫雕の巢……啥的。”李一一刚开口,就被刘启捂住了嘴巴,然而金雕还没说话呢,朵朵就跳他脑袋上把他嘴也封上了。

  

  “你俩一个赛一个土好吧?”朵朵驳回了反对意见,正式履行了一次她作为山头一霸的职权。

  

  好吧,不管是叫山大王联合小窝,还是叫雕の巢,这个小窝还是他们仨住的。

  

  没有人会计较山大王的小窝叫什么的。

  

  

  

——————END——————

评论(6)
热度(125)

© 羊羊动物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