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很奇怪,骂我也不改

占树为王(15)

-沙雕兽拟

-金雕67 x 松鼠11

-个人爱好,别骂我,ooc有

  

  

  鹦鹉送走没多久,又下了好大一场雪,像是昭示着终于入了冬,雪和冻雨天气接踵而至。得亏金雕有囤点儿粮食,要不这种啥动物都在睡觉的日子,非知名大型猛禽非得饿死不可。

  

  这种半敞的窝棚,风一吹就得飘进雪来,李一一那身厚毛也顶不住,可猴儿上回那一通掏早把他小别墅里头的棉花顺干净了,他只能跟刘启挤挤。

  

  刘启的羽毛能挡开风,他就蜷成一团用尾巴裹住身子,整个儿躲在了刘启厚实的翅根底下。就算风一阵阵地来,也不关他啥事儿,他只能听见些呜呜的风声。

  

  “你这翅膀真好使。”李一一揪着根羽毛感叹道,他都是柔软的细毛 ,还好还能摸一摸刘启的羽毛过过手瘾。

  

  下雨下雪的日子能躺在家里睡觉可别提多舒服了,特别是今儿还没有朵朵在。

  

  是的,小姑娘陪着鹦鹉上韩子昂那儿去了。

  

  不知道鸟儿多大算成年,不过朵朵现在这年纪肯定不能算幼崽了,虽说比起他俩还很小。

  

  北方山林里的一霸到了南边收敛了许多,主要还是这儿的小动物没啥能在大冷天里不冬眠的,朵朵孤单又寂寞,动不动就来找李一一玩。

  

  按理说玩就玩吧,她一只小杜鹃,能有啥。但朵朵有一回看见了一群猴儿打架,正巧受到了他们的启发,缠着李一一说要学打架。

  

  朵朵现在还只是有点儿皮,要是真学会了打架,那完了。上至天空霸主金雕,下至他家邻居毛毛虫,没一个能幸免的。

  

  不能教不能教。

  

  更何况也没法儿教,李一一打架是使牙和爪子的,朵朵只有鸟喙和翅膀。众所周知,鸟儿是没有牙的,这事从有一回他给刘启尝尝超美味橡果的时候就发现了。

  

  那么好吃的东西,刘启居然嚼都不嚼,直接就吞下去了。李一一问他味道咋样,他也说没尝出来。

  

  就刘启那吃东西的法儿,尝得出来才奇怪了。  

  

  雪还在一直下,李一一又往里缩了点,因为风越来越大了。他往刘启胸口和窝的缝隙里钻了钻,直接被刘启新生的冬羽绒裹了起来。

  

  “外头天黑了。”刘启说,“待会雪要下大。”

  

  这会儿时间才下午,厚而密实的乌云把天完全挡上了,风也愈演愈烈,呜呜呼呼得像鬼哭狼嚎似的。

  

  刘启也把脑袋埋到了翅膀底下,巨大的鸟喙就挨着小小的李一一。

  

  一片黑,啥也看不见,不过李一一能够感觉到突然而来的风,还有靠到他身边的丰茂的羽毛。

  

  李一一伸出爪子,用掌心悄悄拍了拍刘启的喙。

  

  “等雪停了,咱去把朵朵接回来。”

  

  刘启哼了一声答应了,缓缓闭上眼睛:“行,到时候哥带你俩出去飞一圈。”

  

  没有什么天气变化是睡一觉熬不过去的,如果有,那就两觉。

  

  冬眠的意义就在这儿,其实也不是他们贪睡或者喜欢睡觉,就只是因为下雪的时候实在太无聊了。

  

  或许对地松鼠和熊来说冬眠意味着蛰伏和完全失去意识,但对树松鼠来说,睡觉真的就只是打发时间的工具而已。

  

  刘启睡一觉起来,天是真黑了,不是乌云压的,天上的水汽似乎全化成冰晶落到了地上,夜空里头一片一片的星星,透过枝丫往上看去,还能望见常绿种的树顶上挂着的寥寥几片叶子。

  

  李一一这会不知道在睡第几觉了,他中途醒过来了两次,捋了两把刘启的羽毛,要不是羽毛这会还算整齐,刘启都要怀疑李一一是不是梦游了。

  

  这种天气,晚上梦游出去,早上刘启就能收获个冰冻松鼠干了。

  

  想想冰冻松鼠干儿,刘启不自觉的又把翅膀拢紧了点儿。

  

  雪虽然停了,但风的动静并没有小多少,李一一才想从刘启翅膀底下钻出来看星星,没走出长羽毛的庇护范围,就被山风一个滚子打回去。

  

  还好还有金雕的翅膀给他兜着,要不小松鼠这会儿就得挟飞仙以遨游。

  

  李一一不往出钻了,定定趴在刘启翅膀底下,反正也能看见点儿星星。

  

  星星在哪儿其实都差不太多,不一样的还是挡着天空的树杈。北方下雪的时候叶子全落光了,这边还留了一些尖圆的叶片,叫风一扫能听见沙沙的响声。

  

  还有一些林子里会腾起雾气,袅袅缠成云上攀,就算夜里也能瞧见那巨大得挡住星辰的水汽的影子。这片林子刘启熟,他只坐起来瞄了瞄方向,就趴回来了,给李一一解释道:

  “那边有个温泉。”

  

  温泉,北边林子也有,不过冬天经常有些大东西在那周围活动,当然,还有人。

  

  人类可是很危险的,除了韩子昂和护林员小队,他们是例外。

  

  “你和朵朵绝对不可以往那边去。”

  

  刘启难得语气这么严肃,李一一知道那边可能有人类,摸了两下他的细羽毛安抚道:“安心,你不带我俩过不去。”

  

  刘启哼了一气,没吭声,李一一摸了两下觉着那块羽毛快给薅秃了,这才收了手。

  

  “你觉着这和我们家哪儿更好?”李一一问。

  

  刘启当然一下就听出来了“我们家”是哪儿,说实在的,这话现在压根不用问了,刘启一开始都没打算回来。

  

  “这边开春早,你要想回了咱等冰一化就能搭车回去。”

  

  繁殖季巡林队又要上北边,他们正好能再搭一回车。

  

  害,要能再见着那只大黄,朵朵指不定得开心成什么样儿。

  

  

  

——————TBC——————

评论(8)
热度(83)

© 羊羊动物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