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很奇怪,骂我也不改

占树为王(13)

-沙雕兽拟

-金雕67x松鼠11

-个人爱好,别骂我,ooc有

 

 

 

  南边的生活其实跟北边没什么太大的区别,这边也是下雪的,只不过有一些树的叶子并不会落,绿色的伞盖状的树顶上每天爬起来都能看见一层雪,他们就得把雪摇下树,免得树枝太重折了。

  

  护林员每天会来山里转一转,顺着固定的路线山上山下走一圈,这季还在外头蹿的,只有一些山猴、飞鸟和刘启一家了。

  

  朵朵不冬眠,她的小窝暖和得很;李一一不冬眠,他把小别墅下头那层的棉花搬出来,住进了鹰巢里;刘启也不冬眠,他冬眠了会饿死的。

  

  这季山里头依然有很少的一些草食动物在外面活动,毕竟刨开雪还能找到点吃的,不像北边,厚厚的雪底下就是冻土层。

  

  老护林员跟朵朵特别投缘,每天来投喂小杜鹃,李一一有一大篮子橡果,这家里只有刘启需要捕猎,不过也还好,他抓一条鹿可以吃三天。

  

  吃不完往树底下一扔就行了,天然冰箱在,压根不怕它们变质。

  

  冬季的一切生灵都变得非常懒散,除了北风依旧勤奋之外,天地间好像只剩下了茫茫的白色,没有叽叽喳喳的鸟儿,也没有聒噪的动不动走错地方的虫子。刘启早习惯了这边的生活,倒没什么,但两个新来的就不一样了,李一一和朵朵实在无聊,就从树上头扒下来一根长枝儿,当滑梯。

  

  正好有雪,捂化了抹一层,不一会树枝上就能结一层冰。有翅膀的朵朵率先实验,站在了树枝上端,刘启则在一边上看他俩玩。

  

  刘启要想这么玩,怕是得砍一棵树才行。

  

  朵朵跐溜一下准准地滑到了树枝根部,李一一把他的大尾巴垫在腿底下,飞快地也是一个跐溜,俩小动物对坐着笑得不行。

  

  刘启就在边上护着,哪个万一滑飞了,他翅膀一伸就能给捞回来。

  

  刘启从来也没觉得他脾气这么好过,以前也有鸟误入他的领地过,那些小家伙现在都没啥好下场。他年纪更小那会才真是暴脾气,怒火上头了一片林子都得遭殃。

  

  现在不知道是给磋磨了还是泡软了,居然能做出这样扬着翅羽去护两个毛团子的事情。

  

  朵朵和李一一滑了会儿就不玩了,一是不好玩,二是他俩毛经不起折腾。

  

  李一一还有大尾巴挡着点,问题不太大,朵朵那尾巴老是高高翘着,根本挡不住什么东西。

  

  算了算了,再滑毛都秃了。

  

  他俩最后一次爬到树枝顶上,这回没再往下滑,而是就坐在了上头,难得地跟刘启视线在同一个水平面上。

  

  刘启伸出喙去,把李一一毛上的冰碴和碎雪挑开,又小幅度蹭了蹭他温暖的肚子。松鼠没有能够防水的羽毛,他帮着打理会比李一一自己来轻松得多。

  

  李一一早习惯了这样的小动作,大大方方地摊开爪子,还帮刘启也拍了拍喙顶上。

  

  “你今天啥时候去捕猎?”李一一问。

  

  刘启衔下碎冰,在他毛上吹了口气,刚刚还团作一团的毛终于舒展开,又变成了以往蓬松的模样。

  

  “下午那会。”刘启回答,“最近山猴子在这带找东西吃,你俩躲起来,别被看见了。”

  

  “好。”朵朵和李一一坐在高高的树叉上,应得好好的。

  

  刘启一走,一鼠一娟儿就回到了他们的豪华小别墅,一人抱着样东西吃。

  

  但事情总是这样,越怕的事情越容易突然冒头,没多会儿,隔壁树顶上窸窸窣窣一阵动静,还真荡过来一只猴。

  

  “嘿,这鹰巢边上还有俩储备粮呢。”

  

  猴子把脸凑在木窝的小入口上,一眼就看见了里头的李一一和朵朵,它嘻了一声,伸手就要去抓,却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手心。

  

  猴儿把爪子挪开,就看见窝里那只松鼠爪子上抱着颗石子,第二次砸在了猴儿的肩窝上。

  

  “你才储备粮呢!”

  

  窝里俩大喊道,那气势还真有点吓人,猴儿给唬得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带着点恼又去抓朵朵和李一一。

  

  “嘿,你说不是就不是呀?我今儿还偏要吃你们。”

  

  这一点小石子还是他们搬上来压棉花的,数量本来就不多,丢两下就没了。李一一带着朵朵躲到了最角落里,猴爪却已经从洞口伸进来了,到处一通乱摸。

  

  李一一亮出了他可以啃开坚果壳的亮牙,只要那家伙一过来,他就咬!

  

  满力一口下去,不让这家伙出点血都对不起他啃的那么多硬壳。

  

  猴爪子一点点靠近,李一一蓄势待发,就在他准备万全正要冲上去的时候,那猴儿忽然后仰一步,直接从树顶上栽了下去,摔在了底下堆着雪的密集树丛中。

  

  李一一睁大了眼睛,就看见小木窝外头,一只大鹰正扇着翅膀,是刘启。

  

  “不请自来不太好吧,兄弟。”刘启收起翅膀站在木窝旁,那猴儿此时也爬了起来,沾了一身的冰碴子,白雪上头还有点儿红色——刚叫鹰爪蛮力一扯,直接勾破了。

  

  刚还很嚣张的家伙一下没声儿了。猴儿愤愤地瞪了树顶上一眼,捂着后脖子跑了。

  

  “可以呀户口。”

  

  朵朵往刘启边上一站,撞了撞他的翅膀。李一一直接蹿到鹰背上,借高位望着那猴儿跑没了。

  

  “它不记仇吧?”

  

  “不好说。”刘启回答,也盯着那个方向,“不过哥在的话它就不敢记仇。”

  

  李一一揪着字眼,听出了话里另半边意思,刘启不在的时候那猴儿会怎么样还不好说。他揪着刘启的背毛思考了会儿,想出来个好主意。

  

  他和朵朵在树上掰了一堆小树枝儿,每根都用石头磨尖,囤在了小窝的角落里头。

  

  不过才开始那下,猴没扎着,还误伤了刘启。小木签挑得刘启好几根羽毛分叉了,李一一揪着抚了半天,好不容易才顺了。

  

  李一一把捅的篓子处理完,又领着朵朵在窝边上练兵。刘启就在窝里跟个定海神针似的坐着,一家子全员进入战备状态。

  

  嘿,臭猴子,有本事再来。

 

 

 

——————TBC——————

近期应该会完结

评论(13)
热度(124)

© 羊羊动物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