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很奇怪,骂我也不改

占树为王(10)

-沙雕兽拟

-金雕67x松鼠11

-个人爱好,别骂我,ooc有

  

  

  

  刘启的鹰巢这天到访了一位不速之客——一只金雕,大鸟从空中落下,停在了刘启的巢边。李一一眼疾手快地拉着朵朵在黑影落下来之前就钻进了小树洞,露出了两小只长着长毛的耳朵尖,还有脑袋上灰黑色的羽毛,小心翼翼地瞧外头。

  

  那鸟不知来做什么,也没看见它进刘启的鹰巢,只是站在外面,一直等着外出捕食的刘启回来。

  

  原来那只鹰是这几片山中鹰族的一个官,简单来说就是跑腿的,飞这一趟是来告诉刘启,最近山林里有猎人出没。

  

  李一一知道猎人的存在,但朵朵不知道,等陌生的金雕飞走了之后,他俩又飞快地蹿回窝里,刘启还盯着天上。

  

  “朵朵,最近别自己往外跑。”

  

  刘启叮嘱了一句,俩小型动物才从巢边爬进来,朵朵颇感奇怪地问道:“为啥?”

  

  猎人应该不打杜鹃,要也是刘启这样的大目标该小心,李一一也觉得有点奇怪。刘启舒散一下翅膀的羽毛,难得严肃地答道:

  “有猎狗。”

  

  猎狗不像猎人,知道区分猎物的大小价值,只要有些血气的活物,无论是山鸡野兔还是什么小动物,都逃不过它们的魔爪。

  

  而且这些被人类特别驯化的家伙和森林里的小动物不一样,他们听不懂兽语。

  

  还是不要出去好了。

  

  李一一屯粮多,刘启和Tim却是没办法的,至多三天就必须要去捕猎一次,他们的能量消耗需要更多的食物来维系。刘启他们每天只能冒着风险出去找食物。有一回他们还和猎人正面遇上了。

  

  不过嘛,刘启意外发现那猎人还挺蠢的。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蠢。

  

  刘启最近都是单独行动,因为熊妈妈也得到了消息,最近两只小熊都得跟着妈妈一起行动,但刘启就不一样了,他总不能跟李一一一起行动吧?

  

  他在抓一只小狍子的时候遇见了那个猎人,猎人似乎是跟他相中了同一只猎物,不过不同于他在暗处蹲守,猎人已经用捕兽夹套住狍子的脚,却还上去把夹子解开,给狍子包了伤口。

  

  然后狍子就被刘启抓走了。

  

  刘启后面还看见了他几次,但是他都没有拿猎枪,身边虽然带了一只狗,但那狗并会去追咬猎物,而是乖乖地循着血迹走,带着猎人走到捕兽夹前,再把那东西拆了。

  

  怪得很。

  

  以前猎人的行动都很谨慎,一般并不会这么大刺刺地走在林间,这个猎人也许真的是蠢吧?

  

  刘启跟着猎人走了几次,发现那家伙无一例外,全都是在拆兽夹,他才意识到这个在森林里穿得沸沸扬扬被大多数小动物防备着的“猎人”,也许并不是猎人。

  

  他确实不是猎人,当他第一次发现那两只鹰巢里蹿的杜鹃和松鼠时,还试着提醒过他们俩,这事情是李一一和朵朵跟刘启说的。

  

  他们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类,森林里的其他动物显然也发现了这件事,全都悄不声儿地偷偷关注着这个人类。

  

  他真的并没有在森林里打过猎,他的猎犬吃的也是从他的包里拿出来的一种干巴巴的肉条。就连他吃的果子,也会在松鼠跟他讨的时候送出去。

  

  他不抓松鼠,也不抓鸟,也不抓兔子,只在森林里到处寻找捕兽夹。

  

  其中有很多都成为代代相传的危险之地了,这个人居然也跑过去把捕兽夹拆了,很快就有些消息灵通的跑来,把那些危机暗伏的宝地给占了。

  

  树上鹰巢里的一家子观察了好久,最后决定派出动作最快行动最方便的朵朵出去打探消息。

  

  朵朵身负重任,结果拍翅膀直直地飞到了猎犬脑袋上站着,远远地瞧得李一一心惊肉跳。

  

  他教的踩Tim脑壳的技能太熟练了,朵朵这下意识的就用上了。

  

  不过那大狗居然没有任何反抗,连Tim都会嫌朵朵的尖爪子抓得疼,这猎犬却一声都没吭,倒是那人吃完东西回过头来,看见朵朵的时候“咦”了一声。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是来要吃的吗?”

  

  朵朵摇摇头:“不饿。我来问你几个问题。”

  

  那个人忽然眯起眼睛盯着朵朵,脸上一副十足怪异的表情。

  

  神了,一只鸟居然在跟他说话。

  

  他小心翼翼地把手里的压缩饼干放下来,认认真真地望着那只小鸟,仿佛即将进行什么重要谈判似的。

  

  朵朵也抬起头,颇有大哥风范地直言道:

  “你们上林子里干啥来了,又不打鸟又不打兔子的。”

  

  恩……。虽然很明确地表达了疑问,不过这么直白地问一个可能是天敌的家伙是不是不太好。

  

  好在那人没介意,笑了两声回答说:

  “什么呀,我们又不是偷猎的。”

  “我是巡林队的。”

  

  森林里传了好些天的谣言解开了,是有一伙偷猎的人进入了林子里,但并不是整天到处转的这个,他是巡林队的。

  

  朵朵跟着那人回了他们暂住的森林小动物禁区——一间小木屋内,那里面还住着另外几个人。今天朵朵见的这个叫黄明,还有锤子、刚子、溜子和他们的老大王磊。

  

  “我们就是来抓偷猎的人的,你回去……可以让那些松鼠啥的帮帮忙,找到了就来这儿告诉我们。”

  

  其他几个都在外面找兽夹呢,屋里就一个锤子在,让他跟一只小鸟说话还是有点儿别扭。锤子把小炉上的锅端起来,用筷子给朵朵夹了一小块熟肉。

  

  朵朵站在黄明肩膀上蹭了一程,居然还得了一顿免费午餐。她吃饱喝足拍着肚皮,特潇洒地说:没问题。

  

  锤子听着还是给吓了一跳,鸟会说话可太新奇了。这鸟普通话还挺标准。

  

  后来几天,他们就知道这森林有多神了,隔三差五地总有些小动物来给他们告状,说在林子里遇到了人。

  

  他们顺着踪迹找,最后的结果却往往都是跟自家队员汇合了。那个神秘的布置了很多陷阱和捕兽夹的猎人却毫无线索。

  

  他们后来干脆在袖子上绑了红布条,小动物看见就知道他们是巡林队的。一段日子下来,森林里的兽夹陷阱基本给拆没了,日子都入秋了,还是没抓到偷猎的,后边山上却又出了一桩事情。

  

  一窝穿山甲被捣了,现场还能看见很平整的工具留下的痕迹,附近住着的几位捕食者显然都是无辜的。

  

  入秋马上就到屯粮的季节了,如果再找不到偷猎者,熊和别的大体型动物都会很危险。

  

  刘启李一一最近的活动也稍微变了变,跟着森林里的大家一起加入了寻找偷猎者的大队伍。

  

  大家一块找,谁找着了谁就嚎,巡林队会带着猎枪过来抓人。

  

  但那猎人不知怎么搞的,这样高强度的地毯式搜索也没能找到。

  

  好在夏秋禁猎期的时间很长,巡林队还要在这边呆上一段。

  

  

  

——————TBC——————

评论(7)
热度(116)

© 羊羊动物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