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很奇怪,骂我也不改

占树为王(9)

-沙雕兽拟

-金雕67x松鼠11

-个人爱好,别骂我,ooc有

  

  

  

  “李长条!快来!”

  

  灌木丛里的杜鹃高声一嗓子,立马有一只松鼠从树上窜了下来,猛地冲草堆里一扑,爪子上就抱住了一只大蠕虫。

  

  别奇怪,这松鼠没变种,他不吃这个。朵朵一喙把虫啄死,李一一松开爪,揪片叶子擦了擦。

  

  “三条了,你得陪我捡果子去了。”

  

  朵朵虽然行事作风是有点霸道的鹰的影子,但总的还是讲道理的,原本就是他俩商量好了的事儿,朵朵张开翅膀,刚想飞呢,一大只金雕从半空中落下来,停在了与他相比显得有些孱弱的灌木丛的枝叶上。

  

  “户口你咋过来了,你不是跟中国心一块儿打鹿呢吗?”朵朵把最后一点儿虫身吞下,咂吧咂吧嘴,味道还行。

  

  李一一就不问,李一一自己探头向Tim的熊窝方向瞧。

  

  “那没良心的,泡妹嫌我碍事儿,把我赶回来了。”刘启巨大的鹰爪抓在细枝上,原本就站不稳,这会儿一点大动作直接一个踩空,后仰着摔在了草堆里,巨大的鹰喙正好贴着松鼠尾巴刮了下去,剃下来好一撮毛。

  

  李一一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尾巴又少了一块毛,心疼得话都说不出来了,转过来就想骂刘启,哪知道刘启脑袋贴着松鼠软乎乎的肚子,居然用硬实光滑的弯喙表面蹭了蹭李一一,好像啥事儿都没发生似的。

  

  这招他和小时候的朵朵学的。朵朵捣了什么乱,只要往李一一身上蹭两下,危机瞬间解除。刘启老早学了这招,不过毕竟他不是惹事精,今天这招才第一次用上。

  

  李一一本来肚子就是要害,被他一边儿蹭着,还有气孔里钻出来的风吹着,爪子搭在刘启喙边上痒痒得直笑。刘启被蹭掉的鼠毛招惹两下,打了一大个喷嚏,李一一的毛瞬间乱成了一团,又冒火了。

  

  朵朵在一边上看着,连个插话的机会都没有。刘启这是赶他回去呢吧?是的吧?

  

  好鸟不跟鹰斗,朵朵打小就明白这个道理。她扬扬翅膀飞了,又去隔壁的灌木上捉了条虫。

  

  不过这边的情况还算好,也就朵朵一个受点儿伤,隔壁Tim那才是无差别杀伤性攻击,自从那名叫周倩的小姑娘出窝开始学习觅食之后,他们就再没见过Tim自个儿捕猎,反正身边总得跟着个“美女熊”。

  

  这是Tim说的,他们仨谁也不知道怎么从那一大片棕毛底下看出是不是美女熊的。不过Tim说是就是吧,毕竟是他在追人家。刘启李一一还有朵朵一家子,每天填饱了肚子就坐在鹰巢里,看树底下两头熊钻过来走过去。

  

  Tim这会儿看起来可牛可气派了,抓兔子那动作又猛又威风,一点儿也看不出来他以前才学捣蜂蜜那会儿被叮得满脸包的熊样。

  

  不对,不能说一只熊是熊样,那是夸他呢。

  

  反正他现在这模样看得刘启和李一一啧啧称奇,朵朵不晓得,她破壳那会儿这熊就遇见美女熊姑娘了,她是不知道Tim以前的光辉岁月。

  

  不过不碍事儿,她不知道,自然有人给她讲。

  

  “这熊小时候那会儿,爬树下不去,我教他抱着树干,一点点把他踹下去的。”

  

  李一一现在提起这事儿还觉得好玩儿,朵朵笑了一会儿晃过神来,追问道:“你这么小,咋踹他啊?”

  

  “我站他脑袋上蹦呗,反正最后把他搞下去了。”

  

  刘启翅膀尖被李一一和朵朵一个揪一边当扇子,他也不生气,还跟着动一动,或者偶尔蹿前面一点儿,蹭一蹭松鼠耳朵毛。真好玩儿。

  

  “他才学捕猎那会儿,兔子都抓不到,钻窝里了他还跟着刨洞去。”

  “那兔子洞估计你俩能钻进去,反正他那大脚板肯定伸不进去的。他给我说好容易挤伸进去一点儿,结果被兔子咬了一口。”

  

  这个是真的丢人,熊被兔子咬过,说出去Tim都可以直接回岩洞里开始自闭了。得亏刘启嘴严,就这会儿才是第一次把Tim最惨一黑历史透出风来。

  

  不过李一一和朵朵就不一定了,就凭他俩平时叽叽呱呱的性格,指不定明天隔壁山头的熊都知道这边有熊被兔子咬了。

  

  朵朵和李一一笑得打滚,下头Tim丝毫也不知道树上发生了啥,他正忙着追美女熊呢。

  

  真让他说周倩哪儿好看,他是说不出来的,反正就……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的,就特好看。当然他是不敢这么大刺刺地叫人家美女的,这种公认的流氓称呼叫出口的话,别说周倩,他妈都得揍他。

  

  Tim心里苦,而且Tim没地儿说。

  

  树上鹰巢里头,Tim的光辉事迹已经扒到了他爪子陷泥巴里被他妈抓去小溪边洗爪的事儿。刘启说故事不行,但李一一知道的事情那说的是有声有色的,要知道在没遇见刘启之前李一一也是松鼠群里数一数二的人物,这儿的松鼠争地盘不靠打架,那咋整,用他们的超强啃坚果嘴皮子辩论呗。

  

  一般情况下其实是骂战啦,不过在李一一这儿,就是辩论。他就是说道理也能把嘴皮子利索超会骂的松鼠说到一边哭一边回家找妈妈。只看他独自霸占了这棵全山头最强的超高黄金地带自然别墅,就能知道他嘴皮子功夫有多厉害了。

  

  只是讲故事嘛,小问题。

  

  李一一在鹰巢一头绘声绘色地讲,偶尔自己还添油加醋给故事润润色,朵朵在另一头一边点头一边笑得肚子疼,树底下的Tim老底被扒完了还不知道,他带着那头跟他长得其实差不多的美女熊,钻进了灌木丛。

  

  朵朵听得正上头呢,但Tim的光辉事迹总共也就那么多,讲了这么老半天早讲完了。她摊坐在鹰巢里,盯着Tim远去的背影呆了好一会儿,开口道:

  “那你俩是咋认识的。”

  

  刘启低下头,跟李一一对视了一眼,他俩一起望向朵朵。

  

  “你真想知道?”刘启问。

  

  “明儿多给我找俩果子。”李一一补充。

  

  “啧你们两个……”朵朵抬起翅膀指指点点他俩,没一丁点儿用,李一一还朝她做了一个wink。

  

  但她韩朵朵是知难而退的人?当然不!朵朵蹬着腿儿站起来,跳到窝边,大爷似的靠着树枝编的墙倚坐下来,翅膀一叉。

  

  “开始吧。”

  

  这种黑心交易,朵朵居然能同意。李一一那也不能食言吧,他也撒开刘启的翅膀,靠前坐了点儿。

  

  “行呗,那我今儿给你讲一讲我和刘启认识的全过程。”

  

  李一一从开头开始讲,第一句就是刘启把窝建在他家门口堵着他门了,被刘启驳了一句:你那洞那么小又盖着的,谁能看得见。

  

  刘启说到李一一偷他窝里的毛,李一一:我那是光明正大的拿好不。

  

  说到他俩春天布置的窝,这会花早谢完了,朵朵没见到那盛景,不过她还是听说过的。才说没两句,金雕和松鼠又吵起来了。

  

  刘启:李一一布置那窝真的丑。

  李一一:你说谁丑呢?

  刘启:春天都完了,你看见别的金雕或者松鼠靠近过没?

  

  朵朵实在忍不了了:“我走,我走行了吧。”

  

  话一扔,拍拍翅膀飞去加餐了,留下巢里的刘启和李一一对面懵逼。

  

  “她咋飞走了?”

  “哥咋知道。”

  

  

  

——————TBC——————

评论(9)
热度(126)

© 羊羊动物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