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很奇怪,骂我也不改

占树为王(8)

-沙雕兽拟

-金雕67x松鼠11

-个人爱好,别骂我,ooc有

  

  

  

  一开始他两个还因为给朵朵喂啥的问题发过愁,松鼠小时候都是吃奶,可他没奶,他也不好叫人家女孩子来给一只鸟儿喂奶,刘启那边倒是有一点主意,他打猎回来的时候带了一小片肉块,给小鸟喂了进去。不过那肉块儿太大了,李一一给她拍背拍了好久,朵朵好容易才咽下去,当即开始大哭。

  

  小崽子真麻烦。

  

  李一一用他超锋利的爪子把肉撕成了小块儿,一点点给朵朵喂下去,小鸟的饮食问题这才得到解决。

  

  她才开始一阵子长得是真的丑,那会李一一还敢跟刘启聊天吐槽这个,等朵朵听得懂说话就不行了,朵朵那性子不知道跟谁学的,听见就要追着他满窝跑。李一一有苦难言,只得闭嘴,没了一大乐趣。

  

  好在小姑娘丑也只丑那么一阵,等到森林里的叶子变作深绿色、小动物们都换上了轻便夏季毛的时候,朵朵已经出落成一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也不能算大,就是羽毛长齐了,得开始学飞了。

  

  这可是大事情。对每一家养小鸟的鸟巢来说,教小鸟飞都是颇具挑战的一个关键环节,只有这第一步完成了,才能够教他们捕猎、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东西。

  

  窝里有个鸟,李一一一点也不担心这个问题,直接把朵朵交给了对空王者刘启。他坐在窝边,还在吃着他今天的加餐呢,就看见刘启把朵朵带到了鹰巢边上,对她说:

  “我数三二一,你从这儿跳下去,知道没。”

  

  ???

  

  朵朵好歹第一个学会的话就是哥,对着刘启叫的,刘启就这么对妹妹?李一一冲过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朵朵纵身来了个信仰之跃,抬升的气流载着她从来没有在空中飞过的小翅膀颤颤巍巍地勉强又升了上来,回到了鹰巢前的树枝上。

  

  “我爸以前就这么教我的,”刘启瞧着玩上瘾了又往下跳的朵朵,给李一一解释道,“他还没给我讲道理,直接把我踹下去了。”

  

  真狠呐,看来金雕数量少是有原因的。

  

  李一一趴在树干边上,瞧着已经基本掌握了飞行本能的小朵朵,被刘启扫了扫尾巴。

  

  “要不哥带你也飞会儿?”

  

  李一一求之不得,熟门熟路地就往刘启背上爬。

  

  刘启背毛那一块儿已经变成李一一的专属座位了,一片地方的不少羽毛都被李一一抓翘了,压都压不下去。好在启哥不在意这些。刘启活动活动筋骨,确定背上的松鼠坐好了,大翅膀一张,直接飞上了天。

  

  “走咯!”

  

  巨大的金雕展开双翼,借着穿林风扫过一片林木,很快就追上了前头自己飞得可欢的小鸟儿。朵朵这会儿已经会自己飞了,就是姿势似乎是有点儿怪怪的,她居然也会像鹰那样借着风滑翔。

  

  当然是滑不了多远的,她又没有鹰那样的大翅膀。

  

  刘启从朵朵边上飞过,腾起的气流拖带着小鸟向更高的空中腾起,朵朵也忒厉害,才学会飞呢,借着刘启的帮助居然能跟上速度,紧紧地跟在刘启尾巴后面。

  

  金雕也留意到了身后跟着的小东西,他刻意放慢了一些速度,带着一只小杜鹃,还有他背上的松鼠,一起飞到了森林之上。

  

  小型鸟类自己是绝对不会飞到这种高度的,这里的视野只属于刘启这样的大型捕食者们。朵朵头一回来,居然一点也不怕,小翅膀拍得可欢,直飞到了刘启身边。

  

  “这地方也太酷了,咋没啥鸟儿呢?”朵朵问道

  

  高天软云与林海之间,他们掠过高高的树冠,借着森林之间蒸腾而起的水汽翱翔。层层叠叠茂密的森林下,数不清的小动物们嘈杂交错,谈道着所有有趣的琐碎的事儿。他们就在树顶上,草草地听一听风捎来的动静。

  

  “你自己别上来,这儿容易被吃了。”刘启答道。

  

  “你咋没被吃呢?”朵朵又问。只是这问题实在有点好玩儿,李一一也抬起头来,才想接话,就被灌了一嘴的风。

  

  “长条也没被吃。”

  

  这怪名字是朵朵给他取的,因为他尾巴一长条,名字也一长条,所以就变成了李长条。李一一一开始是不干的,朵朵咋叫长条他都不理,后来被小姑娘嚎得实在没办法了,她又不改口。他这么大一松鼠,还能跟小姑娘计较不成?

  

  只好依了。

  

  刘启也没能逃过命运,他被取了个更奇怪的——刘户口。

  

  怎么来的李一一不知道,反正小姑娘总有她自己的道理。

  

  这俩外号一出世之后,朵朵再也没叫过他俩哥,而是一天到晚一口一个“户口”“长条”,李一一如果反驳了,还要被她捉住尾巴问:你这是不是一长条。

  

  行吧,是。

  

  那我叫你长条有问题没?

  

  没问题。

  

  诶不对,有问题,问题可大了!

  

  不过李一一治不了她,朵朵睁开眼睛见到的第一只鸟——刘启也治不了她。

  

  好在平时闹归闹,该听的道理朵朵还是会听的。给她把道理说通了,朵朵居然就乖乖地真的没上来过,除非刘启带着。可能也因为她的小翅膀自个飞不上来吧。

  

  学会飞行之后的第二步就是狩猎。这个刘启教不了。朵朵那体型,还没李一一尾巴大,一看就是抓不了兔子的品种。

  

  而刘启呢?他最小的猎物就是兔子。

  

  本来李一一还想拜托啄木鸟帮帮忙,不过这忙啄木鸟也没辙,,朵朵又没有能够钻透树干的嘴。

  

  没办法,只能李一一亲自上手,教她逮虫子。

  

  还记得李一一曾经当作礼物送给刘启的毛虫不?李一一虽然不吃,但抓这种东西他还是有点儿经验的。夏天里多的是各种各样的虫子,硬壳的抓不了,蠕虫他俩没少得手,而且很碰巧地,他俩总是能在蠕虫住的地方边上发现一些果子。

  

  一趟出行下来,两个都有的吃,这个大秘密被发现之后,李一一就和朵朵组成了体型缩小版的“觅食小分队”,一天下来,收获颇丰。

  

  不过几家欢喜几家愁呐,李一一这边顺顺当当,刘启那儿却出了些幺蛾子,他的老搭档Tim连着好几天要不翘班要不迟到,问问怎么了他也不说,只是神秘兮兮地笑。

  

  刘启一天趁他回家,跟过去看了看,好家伙,Tim那熊窝里头,原来多了一只小熊。

  

  “她叫周倩,妈妈前阵子把她带回来的,说以后跟我们一起住。”

  “她好看吧。”

  

  既然被发现了,再瞒着也没意思,Tim傻笑了好一会儿,老老实实交代了。

  

  不就一头熊,灰扑扑还圆圆的,Tim究竟咋看出来好看的。刘启把视线收回来,而躲在他踩着的巨石后的熊还在盯着那座树边的熊窝,眼睛一眨也不眨。

  

  刘启忽然意识到了问题:“兄弟,你还没成年吧,早恋?”

  

  Tim直接一爪子糊了上来,刘启振翅一飞,没打着。

  “我早恋咋了,你成天跟个松鼠住一块儿,我说你啥了么。”

  

  一句话把刘启噎哑巴了。一来一往的这仇才消了,刘启又落回石头上,瞧着那边的两位女性。

  

  “咱俩今儿打只鹿去?我想给她送只鹿腿儿。”Tim提议道。

  

  刘启甚是轻蔑地笑了一声,扑棱几声飞上天找鹿去了,全然忘了他昨天才给松鼠送了一大颗快发芽的坚果,那坚果还是Tim从地里刨出来的。

  

  他们两个,半斤八两吧。

  

  

  

——————TBC——————

评论(10)
热度(144)

© 羊羊动物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