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很奇怪,骂我也不改

占树为王(7)

-沙雕兽拟

-金雕67x松鼠11

-个人爱好,别骂我,ooc有

  

  

  

  刘启这天又是像往常一样,一大早就去觅食了,还带着只他刚从岩洞里啄出来的Tim,李一一则负责蹲守鹰巢,顺便给自己找一点儿吃的。

  

  按照他以往的经验,很快就要有别的家伙来跟他们分享巢穴了,他得负责赶跑那些家伙。

  

  没办法,窝太好看了就是很容易打眼。

  

  不过李一一在树枝顶上蹲了好几天也没看见任何试图靠近这里的松鼠或者是鹰,隔壁树的大兄弟已经把他的巢分享出去了,一点骨气都没有,而李一一连没骨气的机会都没有,压根没有小动物来跟他抢。

  

  奇了怪了。

  

  这天刘启打猎回来,李一一问了一句,结果被刘启笑了半天,笑完了才跟他说:

  

  “我们不打扮窝,别的松鼠看见你打扮个鹰巢,怎么也得吓跑了。”

  

  原来刘启不打扮窝就是因为风俗习惯?他还一直以为是刘启太懒了来着。不过这样没有打搅也好,悠闲得不得了。

  

  开始一段儿才在化冰下春雨,天气还冷,过了山里一波树花期之后,天气就慢慢地开始转暖了。到了后面李一一在树洞里怎么睡都热,干脆像去年一样搬到了鹰巢里头,直接霸占刘启的巢。

  

  这漂亮窝还是他布置的,他在这儿住,不过分吧?

  

  不过在外头过夜和在外头睡午觉还是很不一样的,夜里李一一就知道了,除了草虫和一些鸟的叫声之外,他还能听见夜猫子一声一声吓人的动静。

  

  天一黑就好好睡觉,不然会被夜猫子捉走。这是李一一他娘在他小时候经常用来威胁他睡觉的一句话,直接导致了他现在对这种夜行鸟儿还有一点怕。

  

  李一一小心翼翼地往刘启身边挪了挪,还好这家伙在,不然夜猫子冲过来一个叼,他就跟着飞了,指不定就会变成新鲜松鼠块,刘启要是动作够快呢,还能捞回他一条大尾巴。

  

  大晚上想这个太恐怖了,李一一直接睡不着了。

  

  但是这种事吧,只有开了个头,后面的就刹不住了。李一一即便很努力地放空大脑,各种松鼠们被吃掉的画面还是不断地冒出来,以至于他看见那个黑色的影子靠近鹰巢的时候,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这儿可有鹰呢,猫头鹰也敢过来吗?难道是闻到了他的气味?

  

  不应该啊,鸟不是闻不到味道吗。

  

  李一一又往刘启边上躲了躲,直接缩到了人家羽毛底下,刘启还睡着,对他翅膀上一丁点小动静毫无反应,但扑棱的翅膀声却让他瞬间醒过来了。

  

  飞向鹰巢的那只鸟并不是什么猫头鹰,而是一只杜鹃。

  

  这种鸟刘启听说过名字,它们会把蛋下在其他家伙的巢里面,让别的鸟类为它们养孩子,是很奇特的一种生存策略。

  

  不过和刘启没什么交集,杜鹃要是把蛋下在鹰巢里,它们的后代就死定了。

  

  这只杜鹃却很奇怪,她似乎是直直冲过来的,即便快要到达了也没有一点点减速,刘启还在老远的空气中感觉到了血的气息,这鸟身上可能有伤。

  

  刘启没有贸然动作,任凭那只杜鹃冲进了他的巢里,翅膀微微展开,把松鼠罩在了下头。

  

  杜鹃鸟从巢边扑了进来,在完全的黑暗中,她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她已经进入了捕食者的巢穴。她站在巢的边沿,出乎刘启意料地,居然下了一个蛋。

  

  真的有杜鹃把蛋下在鹰巢里了,这事情估计会成为森林里的一桩奇谈,那只鸟下完了蛋,还没等到刘启回神,她又从巢边爬了出去,动作看起来有一些费力,就在刘启以为她会飞走的时候,那只杜鹃踩在巢边,随着几声树枝折断的动静,直直地朝树下摔了下去。

  

  森林里最高的树下躺了一只死掉的杜鹃。

  

  这件事把清早起来的小动物们都吓坏了,不止是因为一只鸟类已经融进土里的血,还有她的死因。

  

  这一大片树区,只有两个捕食者,一只金雕,和一只熊。而他们都不会在这棵树的范围内捕食,这里的老居民都知道,这座最高的树是森林里最安全的地方。

  

  但是今天,这个规则差一点点被打破,大家都以为高树上的鹰终于大开杀戒了,直到松鼠李一一搬出了那颗杜鹃留下的蛋。

  

  杜鹃妈妈也许是生完孩子之后,脱力摔死的。不过啄木鸟何连科不这么认为,他在杜鹃妈妈的尾羽上发现了一些灼烧的痕迹。

  

  这桩悬案最终也没有调查出结果,李一一在给刘启洗清了(刘启自己觉得完全没必要洗的)黑名之后,又被加上了一个奇怪的重担——照顾杜鹃妈妈留下的蛋。

  

  杜鹃在森林里的鸟儿们之间,是很不受待见的,杜鹃妈妈冒着巨大的危险生在鹰巢里的蛋需要照顾,松鼠和小型鸟儿们商讨之后,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同为鸟类的刘启。

  

  刘启又顺理成章地把这个棘手事儿交给了李一一。

  

  那颗蛋小小的,连李一一都觉得它小,可见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小不点儿,李一一第一下被派到任务的时候还驳了一句:

  “为啥是我孵啊?”

  

  刘启盯了那小鸟蛋一眼,那目光仿佛随时就要把它丢下树去。

  

  只需要轻轻“啪叽”一下,麻烦解决。

  

  李一一两爪子抱着蛋,走到鹰巢边,看了看树底下,杜鹃妈妈的尸体已经被松鼠们用树叶盖起来了。他又低下头,瞧了瞧自己怀里的蛋。

  

  行吧,他孵就他孵吧。

  

  就当生活体验了。

  

  

  工作进行的第二天,李一一就后悔了。他应该让刘启孵蛋的!刘启那么大只,只需要随便一趴,小小的蛋就能完全包裹在他的羽毛里头,而李一一想要达到一样的效果就必须要蜷起身子,紧紧地抱住那颗蛋。噢,还要加上他的大尾巴。

  

  一天还好,时间久了可把他累坏了。刘启回来给他带了坚果,李一一啃着,刘启才会帮他孵一会儿蛋。

  

  奇怪,今儿这坚果还挺好吃?

  

  “一堆松鼠围着我和Tim给你送坚果,你们咋整的。”

  

  哦,鼠崽子们非议完启哥,赔礼道歉来了。不过松鼠们都不会捕猎抓兔子啥的,平白便宜了李一一。

  

  李一一抱着一大个坚果,啃得心满意足。

  

  这样的日子真是太爽了,要是蛋能早一点儿孵出来就好了。

  

  刘启并不天天打猎,尤其是在食物充足的春天,他和Tim闲时间多的很。

  

  不过Tim一般在外面玩到黄昏就得回家了,他妈妈自从那回走丢事件以后,就把他看得特别严。

  

  没事儿干的时候,刘启就回来帮李一一孵蛋。

  

  小小的松鼠团在满是花的鹰巢里,毛茸茸的肚子和大尾巴底下抱着一颗白色的鸟蛋。他睡得很熟,刘启都不忍心打扰他。

  

  估计这鸟孵出来会跟他感情很好。

  

  一颗蛋李一一抱着一起过了二十多天,这段时间他差不多都是趴在蛋上过的,辛苦了好一段,终于他感觉到了蛋里头的动静。

  

  刘启正好也在,被李一一喊过来,一大一小围着鹰巢正中央摆着的白色小鸟蛋,十分紧张地等待着。

  

  终于,小鸟蛋的壳边裂开了一条裂缝,就在刘启和李一一都以为会钻出来一个柔软蓬松豆豆眼的小鸟的时候,一只湿乎乎的毛都贴在身上的鸟一下顶开了蛋壳,只有豆豆眼成真了,一眨一眨地望着他俩。

  

  “给她取个名字?”刘启戳了戳李一一。

  

  李一一托着下巴冥思了好一会儿:“叫泥巴吧,长这么丑。”

  

  这松鼠品味是真不行,刘启可算是知道了。他趴下头去,看见那只个头超小的小不点眯起眼睛,冲他张开了喙。

  

  “要不就叫朵朵吧,是我妈妈的名字。”

  

  

  

——————TBC——————

评论(16)
热度(116)

© 羊羊动物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