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很奇怪,骂我也不改

占树为王(6)

-沙雕兽拟

-金雕67x松鼠11

-个人爱好,别骂我,ooc有

  

  

  

  南边一开春,最早只放了些树梅,刘启掰了一大枝抓在爪子里,借着南风的一路向北飞。他过冬的地方并不在很南的地方,只需要向北越过一条大江,和一座高高的山脉,就能够看见那片针叶林。

  

  他的巢,新生的来到这里觅食的小鹿和狍子,还有一只大概正在树洞里睡觉的松鼠,他们都在等待刘启。

  

  刘启一路飞一路停,冰雪消融的速度比他还更快一些,他回来的时候北边光秃秃的树们也开始冒小芽了,不过他没想到的一点是,他带着的那根梅花枝居然被风吹秃了,就剩下一根形状怪异的光树杆,不知道把这东西送给李一一,会不会被他挠。

  

  被挠还是小事儿,李一一保不准会怀疑他的审美。

  

  刘启飞进山口的时候发现山脚底下已经有花儿开了,他还想采一点儿挂在梅枝上装装样子,就听见一只熊大声嚷嚷着从灌木边上飞奔了过去,喊得好像是他的名字。

  

  ???

  

  刘启一扇翅膀跟着飞了过去,那熊一路跑着,还净往灌木丛里钻,刘启跟了一路,十分肯定他没听错,这熊叫的就是他的名字,还一直往树上叫。

  

  他和哪棵树撞名儿了?不应该啊,树啥时候能给自己取名字了。

  

  刘启往树冠里头一瞄,明白了,这熊居然追着一只树顶上的松鼠一路一直跑。

  

  他跟个松鼠撞名字了。

  

  刘启跟松鼠真是有缘分,这种小动物跟塞牙缝似的,又难抓,他不爱吃,但是又很经常看见他们往他眼前晃,比如李一一,忒典型。

  

  这儿的松鼠都醒了,那李一一估计也醒了,他得动作快点儿,找朵还能看的花儿。

  

  不过山头上没什么开了的花,就一点地丁冒了芽芽,刘启转了一圈,发现还就他爪子里这根弯弯曲曲的树枝好看点儿,如果花没被风打散的话。没辙,他只能带着这根秃枝,准备费点儿口舌跟那松鼠好好地讲讲因由。

  

  刘启很顺利地找到了半山腰上最高的那棵树,它高高地立在丛林之间,刘启远远地就能看见他巨大的鹰巢,还有那一只坐在鹰巢里的小松鼠。

  

  还有树底下的一只熊。

  

  “你也太能跑了。”熊在底下喘气,松鼠在上头耀武扬威似的冲他摇尾巴,刘启翅膀一收往鹰巢边上一停,察觉到气流涌动的松鼠瞬间僵住了,卡壳似的一点点抬起头。

  

  熊抬着头呢,当然也看见了刘启,还以为是什么掠食者,当即冲着树顶凶恶地咆哮起来,想要吓走那只鹰。

  

  “刘启你快跑啊,愣着干啥!”

  

  李一一心说你他娘的快闭嘴,就看见那只金雕把他爪子里的一大截黑色的树枝丢在了他面前。

  

  “花儿给风刮没了,给你戴了个秃木杆子,凑合着使。”刘启展开了他的翅膀,一大片阴影正投在了那只熊脸上。

  “哥先去收拾了他。”

  

  熊站在松鼠家门口,能有啥好事儿,还好李一一聪明,没把自个儿名字兜出去,而是用了他的名字掩人耳目。

  

  刘启非常自然地通过自己的合理推断把事情先后补完了,他的爪子在粗糙的树干上磨了两下,窜起来的李一一压根没拦住,刘启已经俯冲了下去。

  

  ???

  

  下头的Tim过了一个冬天个子长了好些,当然也不是任欺负的主,他也抬起了熊掌,锋利的长指甲对准了天空中的大雕。

  

  眼见着树底下马上就要爆发一场掠食者之间的世纪之战,李一一动作飞快地从树干上窜下去,借力一蹬,跳到了熊脑袋上,对着冲下来的刘启和挥着爪子的Tim一个踢了一脚。

  

  他那么个小不点儿,跟挠痒痒似的,两个捕食者都没觉得疼,不过还是不约而同地刹住了动作。

  

  Tim抬起眼睛盯着他,刘启停在一株灌木上,朝着李一一伸出翅膀。李一一低下头,拍了拍Tim的脑壳,一蹦跃到了刘启那儿。

  

  “刘启你……”Tim缓缓地把爪子收回来,还没搞明白情况。

  

  刘启翅膀一收,高昂着头:“叫哥干啥。”

  

  Tim如闻霹雳,他看看松鼠,又看看金雕,又看看松鼠。

  

  金雕直勾勾地盯着他,松鼠却把脸埋到了人家的背羽里,显然是心虚了。

  

  Tim慢慢地把爪子收了回来,他都明白了,他头一个实打实交的好朋友,连真名都没告诉他,用的是别人的。

  

  操。

  

  “你这臭鸟从哪儿冒出来的!”Tim咆哮道。

  

  刘启背上冒出来一只小爪子,和一个顶着一撮毛的小耳朵尖。

  

  “那个……兄弟,他才叫刘启,是我好朋友。”

  “我叫李一一。”

  

  费了老大的劲儿,李一一才给两边都解释清楚事情的缘由,Tim老大不自在地伸出来他的熊掌,刘启伸出翅膀尖,握手言和,过去的恩恩怨怨一笔勾销。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抖得最厉害掉毛最多的还是李一一了。好在纠纷解决的过程还算融洽,熊没揍刘启,刘启也没揍他。

  

  李一一趴在刘启背上,坐着超级升降机一下就回到了树顶的鹰巢里,那根光秃秃的梅枝还躺在鹰巢里头,李一一从刘启背上爬下来,坐在那一大根树枝边上,费力地搬起来瞧了瞧。

  

  在地松鼠那这样好看的树枝可是宝贝,它们可以插在洞门口,再往上面挂各种好看的小东西。不过对李一一来说这东西没啥用,他爬出洞来都是树枝,也没地方插。

  

  这可咋整呢。

  

  李一一把树枝放下,这东西真的沉,也不晓得刘启到底咋带回来的,真能的不行。他抬起头,才想问能不能跟地松鼠去换点儿东西,就看见刘启一直盯着他的眼睛。

  

  那眼神,说不出怎么形容,盯得李一一有点儿发毛,就好像被高空中寻找食物的天敌盯上了一样。

  

  “不喜欢?”刘启问。

  

  李一一猛地摇了几下头,拖着树枝走到鹰巢一边,立旗杆似的卡在了密质的鹰巢结构里头。

  

  “我窝放不下,就,放你巢里吧。等花儿开了我帮你打扮打扮。”

  

  “行。”刘启说着,把那根插歪了的树枝扶正点儿。

  

  

  虽说第一次见面就差点儿打起来,但也许是不打不相识,刘启跟Tim居然很投缘,林子里土表层的冰彻底化开之后,刘启居然还跟Tim一块出去捕猎了,刘启回来的时候给松鼠详细的描述了一番外头的情况,顺便还给李一一搬了好些从冰下化出来的坚果。

  

  果子都是湿的,被李一一摆了一圈在鹰巢里头,跟着他一块晒太阳。

  

  两个大家伙在外面收集食物,李一一的屯粮还有好些,加上刘启和Tim不断的坚果入库,他倒不需要太费力找吃的,所以李一一把他的主要精力放在了寻找布置窝的各种新奇玩意儿上。

  

  什么好看的花苞啊叶子啊,凡是他看见的觉着合适的,全都没能逃过毒爪,刘启捕猎回来的时候,老远就看见了树顶上紫紫白白的一大团,近了一瞧,才发现李一一给他窝边上一圈都插上了花儿,没开的小花骨朵都给薅来了,整整齐齐插了好几圈,松鼠还围在鹰巢边上忙活,他身边是堆得像小山一样的一大丛花儿。

  

  紫的,白的,鹅黄色的,还一朵最鲜艳的山麓灌木丛上才能看见的红花,那是李一一今天冒着巨大的危险自己跑出去采的。

  

  这家伙……

  

  刘启小心翼翼地停在了巢边的树枝上,翅膀带起来的风尽量收到了最小,一点儿也没把他满窝的花儿给吹乱了。他看着自个颜色逐渐向乱序发展的鹰巢,轻轻嗤了一声。

  

  李一一的审美,看来也不怎么样嘛。

  

  

  

——————TBC——————

评论(15)
热度(129)

© 羊羊动物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