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很奇怪,骂我也不改

占树为王(3)

-沙雕兽拟

-金雕67x松鼠11

-个人爱好,别骂我,ooc有

  

  

  

  托刘启的福,或者说托他身上气味的福,李一一把他的树洞填满只用了往年一半的时间,远远打破了松鼠搜集橡果的最快记录。

  

  当然没有松鼠会去记录这样的东西的,不过毋庸置疑,以往肯定没有松鼠比李一一还快。李一一坐在树洞边上,满意地俯览他满满一洞的橡果羽毛和干燥的枯叶,这里会是他睡过一整个冬天的安乐窝。

  

  食物搜集完毕,李一一又回到了往常的生活状态,晒太阳、整理毛茸茸的大尾巴,还有和那只鹰斗智斗勇。

  

  被带着飞过一次,李一一就不敢再整那些歪门邪道了,深秋满是大风天,再加上高空肆虐的气流,别说毛了,他没被刮飞出去都算他爪子利索。

  

  李一一趴在鹰巢里晒太阳,刘启也在鹰巢里头,他今天的捕猎已经完成了,正在梳理羽毛。

  

  为了节约能量,掠食者们在捕食之外也基本没有什么活动,一大只鹰窝在巢里,跟松鼠一起晒太阳,梳羽毛的时候如果张开翅膀挡住了阳光,还要被松鼠的小爪子挠。

  

  刘启也没办法,他不爱吃松鼠,又赶不走这家伙,不过李一一偶尔能帮上点小忙,比如他的喙梳理不到的脖子后面,松鼠的小爪子就很好用了。

  

  “李一一。”

  

  松鼠翻了个面,晒暖的背毛垫在身下,露出了柔软的肚皮。

  “干啥。”

  

  刘启把头低下去:“帮哥抓抓毛。”

  

  李一一正困着,被翅羽戳了戳肚子也不动弹,只是把爪子抬高了,跟那只大鹰说。

  

  “我手抬着,你自个蹭蹭。”

  

  ……

  

  ……。

  

  刘启把李一一叼起来,直接丢出了鹰巢。

  

  松鼠别的不敢说,腿脚那是绝对利索,李一一只在枝上滚了两圈就停住了,他瞄准了鹰巢,嗖地一扑,两步正跳到刘启大大的尾羽上,爬它脑袋上规规矩矩地帮着梳羽毛,看来这样的事情没少发生。

  

  “早这样不啥事儿也没有了。”刘启刺道,被李一一揪了一下羽毛。

  

  “有本事你也给我梳次毛。”

  

  梳就梳。

  

  李一一一爬下去,刘启脑袋也跟着垂下来,巨大的勾状喙小心地蜷着,只用坚硬而又圆滑的表面轻轻地顺抚着松鼠的软毛,李一一没有感到丝毫的疼痛,甚至还有点儿痒痒,他用爪子在刘启的喙上敲了敲,挣扎着要起身。

  

  “你这梳的什么,怪痒痒。”

  

  刘启一点儿也不退开,气孔里呼出一缕热流,又将才理顺的软毛毛吹得炸了起来。

  

  忒难伺候。

  

  刘启立起来,一翅膀把李一一扇到边上,撂挑子不干了。

  

  李一一在鹰巢里头打了个滚,浑身粘上了窝底铺着的细软鹰羽,又费了老大的劲儿拍了几遭,身上这才干净利落。

  

  还好他换毛快完了,要不在早先才脱毛那会儿,非得被刘启扇秃了不可。

  

  噢,这事儿刘启又不是没干过,之前才把他揪秃了来着。

  

  玩也费体力费功夫,李一一滚几圈居然滚饿了,他又得下树去找橡果,再瞧那边刘启,眼睑耷拉着已经快睡着了。

  

  不晓得刘启今儿抓了个啥,居然这么费精力,上回刘启驮他出去的时候,还抓了只个头不小的小兽,也许是个羊,还是个鹿,小山一样的一堆肉和毛堆在李一一面前,他根本看不清那是个啥。

  

  刘启说他不止吃这些,他还吃兔子,还吃蛇,真的饿起来了,狼他都抓过。看着那么个摆在面前的大家伙,李一一知道刘启没撒谎,他是真有那么厉害。

  

  抓了一大只,吃了好半天,李一一等的肚子都饿了,刘启才把地方最好的脂肪和精肉吃完,留下一些骨架和内脏,那就不归他管了,自然有其他东西来帮他消化。

  

  回去的路上刘启飞慢了很多,李一一埋在他背羽上,肚子一直咕噜咕噜地叫,动静都吵到了刘启。不知道是给吓着还是遭冷着了,小小的身体一直抖个不停。

  

  刘启不知道为啥,悄悄地把速度又放慢了点儿,还借着他的超强鹰眼视力给那只小松鼠捡了颗松果。

  

  不过李一一验货的时候敲了敲橡果的外壳,声音很脆,遭虫蛀了。

  

  让金雕帮着挑橡果,果然是不靠谱的,虽然它收起翅膀用两只大爪子在地上行走的样子很滑稽,敲橡果尖喙卡在里头也真的很努力,但没办法,刘启确实掌握不了这项松鼠必备技能,他挑蛀虫橡果一挑一个准。

  

  敲不管用,刘启就换了个法子,专选那种又大又饱满,面上还完完整整没有缺漏的。这种果子想也知道很难找,费了老大的功夫他也就找到一个,再往不远处的枯枝里头瞧瞧,一只松鼠正瑟瑟发抖地望着他。

  

  感情这果子还是别的松鼠选好,被他捡漏了的。

  

  刘启不屑占松鼠这样的便宜,拍拍翅膀上树去,再也不掺和李一一的每日找橡果活动了。

  

  所以李一一这会肚子饿了,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力更生。

  

  他现在都有点盼着冬天快点到了,冬天他就能在他的超级小窝里美美地睡一觉,不管外面刮风下雪,只要不是肚子饿,他都可以不用醒过来。

  

  一直睡到来年的春天,睡到冰雪消融,草木开始发芽的时候。枯枝底下会冒出新的嫩芽,会有一些蠢松鼠的橡果开始冒芽,长成又一棵参天大树。

  

  这其中当然不包括李一一了,他又不埋橡果。

  

  不知道冬天的时候,刘启会去什么地方呢?会在外头挨雪吗?

  

  李一一抱着颗橡果回来的时候,刘启已经醒了,正在通过树顶的密叶观察森林,可以说,在这片伞盖之下就是它的王国,刘启在这里没有天敌,暂时也没有同类型的竞争者,唯一能给他找一些小麻烦的就是他的邻居松鼠。

  

  “你冬天在这儿过?”麻烦问他。

  

  刘启乐了,往边上挪了挪,给李一一腾出来一小块位置。

  

  “叶子都快落完了,过阵子还下雪,我呆这儿帮你看窝?”

  

  这倒是个好主意。李一一头还没点下来,被刘启翅羽尖戳了一下耳朵。

  

  “哥得上南边去,不太远,稍微南一点儿的森林里还能有点食物啥的。”

  

  乌褐色的长翅突然展开,最尖上还沾着一小朵从松鼠耳朵上刮下来的蒲公英,细风一扬,小小的种子自向着密布霜枫黄叶的森林飘远了。

  

  李一一咬下一口橡果,吧唧吧唧嚼。

  

  “那你来年还回来不,窝我给你看着。”

  

  这么小小一个松鼠,能看什么东西。刘启轻嗤一声,随意道:

  “你要厉害,就帮哥守着,明年还回来罩你。”

  

  李一一停下咀嚼的动作,问道:“那我要没看住,你是不是不回来了就。”

  “那你窝里的毛我能不能先拿走啊,要弄丢了怪可惜的。”

  

  傻样儿。

  

  刘启拿翅羽把窝底的软毛铲起来,端端正正给摆到小松鼠的鼻尖上。

  

  “等下雪了,哥都给你倒窝里,成不。”

  

  “下雪我封洞口睡了,再早点儿。”

  

  谈买卖似的,两个居然还讨价还价起来,为了几片软乎乎的羽毛,好半天争得绒毛都飞起来的家伙终于得出了结论,刘启在李一一冬眠前上交鹰巢代管费——他脱落的很有可能被风刮走的羽毛,而李一一则负责帮刘启看着他的巨大鹰巢。

  

  “看”的方式还挺简单,有动静出来看看,记个脸就行,来年刘启回来了自然会报仇去。

  

  金雕大多数并不迁徙,他们习惯了在恶劣的环境中生存,只不过既然有了更好的选择,为什么不过得更轻松一些呢?

  

  刘启是金雕族群里为数不多的几个会选择南迁的金雕之一,因为南迁不仅仅意味着食物和更暖和的气温,还有长途跋涉所需要的能量消耗,以及与当地鹰的地盘抢夺。

  

  只有金雕中的强者们才能做到这些事,他们无不是经过了长期的战斗经验累计,只有刘启一个例外。

  

  他在南边有房。

  

  不对,有巢。

  

  可惜李一一受不了长时间飞行,要不然带着他去南边看看,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TBC——————

评论(13)
热度(122)

© 羊羊动物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