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很奇怪,骂我也不改

占树为王(1)

-沙雕兽拟

-金雕67x松鼠11

-个人爱好,别骂我,ooc有

  

  

  

  最近发生了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李一一的秘密基地被人发现了,就是他屯橡果的小树洞,被一只鹰筑的巢堵上了。

  

  那只鹰居然在那个他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刚刚好能够容许他通过的树洞前面搭了一大个窝,一堆草和树枝把洞口堵得严严实实,李一一搬着一大颗橡果回来的时候才发现。

  

  他的秘密花园被一个大家伙霸占了,里面还放着他好多天才找到的七八个大橡果。

  

  李一一丝毫不示弱,他带着他最厉害的武器——一根松针,去找那只老鹰说理,然后没有任何意外地被轻易驱逐了。他引以为傲的大尾巴还被啄秃了一块。

  

  这件事非常恶劣,而且很难解决。要知道这棵树上只有他一只松鼠的原因就是只有两个树洞,一个作他睡觉的窝,还有一个就是他屯粮的秘密基地了。这棵树很高,而且李一一打架很厉害,没有松鼠争得过他,于是乎,这棵战略位置得天独厚的绿色堡垒就成为了李一一专属的sweet home。

  

  但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来了一只跟他争地盘的老鹰。

  

  松针战斗这个对其他松鼠们十分有效的杀伤力极强的战斗方法显然不适用于老鹰,李一一只能抱着他的松果,暂时退居那个低一点的树洞,也就是他睡觉的窝。

  

  屯着过冬的橡果是绝对不能放在睡觉的树洞里的,这是祖辈传下来的规矩,一般的松鼠会找一个固定的地方把橡果埋起来,不过这样很容易被其他松鼠刨走,还有可能自己也不记得把橡果埋在哪儿了,来年指不定松鼠饿着肚子,它们的橡果长成了小树苗。

  

  李一一没那么蠢,他都屯在了他冬眠的洞里。屯在睡觉洞里的下场,他第二天早上睡起来的时候就发现了——那个原本又大又圆润的完整橡果,只剩下了一半残破的躯干,还有一半富含营养的果肉呢,在他的肚子里。

  

  不行,得想办法把那头鹰搞了。

  

  鹰巢推下去肯定是不可能的,他才多大,那个鹰巢起码有他的三四倍,就算他是个能够单凭自己把大橡果搬上树的大力士,但是鹰巢和橡果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更何况里头还站着只鹰。

  

  不过那个大东西不在的话,倒是可以尝试一下。

  

  李一一打定了主意,在隐蔽的高层树冠上开始了盯梢。

  

  不成功绝对不放弃,他一定要把那只可恶的鹰赶走。

  

  苍鹰在树顶上盯着下方活动的野兔,在他的更上方,一只松鼠正抱着他的大尾巴盯着这只鹰。李一一没想到这鹰居然宅成这样,他等了好半天,这鹰都没有丝毫要动的意思,只是盯着树底下的兔子看。

  

  看有什么用,又吃不到。

  

  李一一不知道等了多久,他都觉得自己快睡着了,一阵激烈的扑棱翅膀的声音把他从困盹中拽回来。李一一下意识看了一眼鹰巢,居然空了!

  

  他动作飞快地蹿下树枝,落在了那个巨大的鹰巢之外。他动作必须要快一点,如果慢了的话,那只鹰就要回来了。

  

  李一一拍了拍前爪,两边都哈了一口气,铆足了劲儿,三二一,推!

  

  鹰巢边沿的树枝落下去了一些,用来缠绕它们的草茎还纹丝不动,整个鹰巢就缺了个小口,没有别的任何影响。

  

  它纹丝不动。

  

  李一一趴坐在树枝上,头疼地把脸埋进了尾巴里。

  

  果然如他所想,这家伙的窝他推不动。蛮力行不通,他得另辟蹊径。

  

  李一一小心翼翼地拽着树枝,把脑袋伸到鹰巢底下去瞧了瞧结构,这鹰巢确实选了个好地方,除了主干之外还有很多差不多粗的分叉,可以把鸟巢稳稳地托住,那些树枝快比李一一的身体还粗壮了,掰断让它落下去显然不现实。

  

  求个雨?

  

  密集的树冠层会把大部分都水都挡掉,剩下的一点点给那老鹰解渴都不够。

  

  头疼,真的头疼。

  

  李一一坐在鹰巢边上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法子来,翅膀破风的声音伴着血腥气已经从半空中传来了,李一一敏锐地察觉到了危险,他飞快地窜下枝,躲进那个只有松鼠能钻进去的小树洞里。

  

  苍鹰的翅膀从他的树洞外扫过,在空气中卷起了小型风暴,刮得李一一浑身毛都乱七八糟,耳朵尖的毛毛更是飞起来了好几根,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毫无所觉,他正急着享用他才抓到的美味猎物。

  

  嗤,就知道吃的家伙。

  

  等等,就知道吃。

  

  他能不能抓点儿什么,去跟那只鹰打个商量?

  

  他们第一次洽谈失败的主要原因还是李一一上去就凶巴巴地质问人家,就少了一小撮毛还是好的,要知道老鹰可是吃松鼠的。

  

  得等他吃饱了吃不下自个儿的时候,送一点点特别的吃的去。

  

  请他尝一个超大美味橡果?

  

  李一一心里有点儿滴血,不过也只能这样了,一个换七个,亏不了。

  

  小松鼠找到了法子,当下就窜下树捡松果去了,这工作虽然因为鹰停了两天,但李一一的动作还是一如既往地熟练,不愧是一片松鼠中吃得皮毛油光水亮的家伙,他的生存技能可真是一级棒。

  

  李一一花了一下午功夫,挑了个最大最饱满声儿也最清脆的,费劲地搬上树。那只鹰果然在巢里,他今天抓到的兔子已经尸骨无存了,只在巢穴的某一些地方能够看见星星点点的红斑。

  

  李一一把橡果抱在前爪上,拖着爬上了鹰巢边沿,大鹰察觉到了动静,扭过头来,明黄色的眼睛盯着他。

  

  “兄弟,我跟你打个商量。”李一一费力地抱着橡果,直接一抛,丢到了鹰脚边,“我把这个给你,你挪挪窝。不用很远,你挡着我树洞了。”

  

  “你觉得我吃这东西?”

  

  鹰一瞬不瞬地盯着他,李一一莫名其妙地有点儿觉得冷。

  

  “这个可香了,我特地给你挑了个大的,保准味道好。”

  

  鹰没回话,而是一直盯着他。李一一给盯得发毛,缓缓地举起前爪,露出了腹部。

  

  “你挪挪窝……一个不够我再给你一个。”

  

  老鹰把脑袋低下来,凑到李一一面前,锋利的弯钩形状的喙贴着小松鼠的肚子,只需要动作一下,这个小家伙就会皮开肉绽,正好加个餐。

  

  “老鼠,你知道我是啥不?”

  

  “老鹰。”

  

  

  李一一被那只老鹰揪了一撮尾巴毛一翅膀扇出来了,不过他的计划成功了,那个大家伙果然挪开了他的窝,给李一一刚好留了个小小的可以钻进去的洞口。不过他贿赂用的橡果老鹰没收,那大鹰还把橡果从巢里丢出来,砸得他一个滚,差点跟着果子一起掉到树底下去。

  

  还好他功夫了得,果子和他都在树上呆好好的。

  

  李一一把橡果推进树洞里,那鹰还盯着他,眼睛都不眨一下,像饿惨了似的,明明他才吃了只兔子。

  

  松鼠发了个抖,动作飞快地溜回他的小窝。

  

  那只鹰的名字叫刘启,实际上是只金雕。李一一是分不清的,都是老鹰都要吃他,他哪有那闲工夫分清楚金雕和老鹰有啥区别。不过他现在知道了一点点。

  

  老鹰见着他肯定要过来逮去吃的,金雕还能跟他打商量,还不收橡果。

  

  这么一比,好像是金雕和善点儿。

  

  不过那金雕叫他老鼠这他是记着了。别想当金雕了您嘞。

  

  李一一后来都叫的老鹰。

  

  这么叫确实有够拉风,别的松鼠还在躲天敌呢,他李一一能上天敌家门口蹦迪。

  

  天敌还得专门给他开个道,牛吧。

  

  刘启也小心眼儿,李一一背地里叫没事儿,当着面叫一次,李一一的尾巴毛就得遭殃,李一一那么聪明,能傻站着让他拔?第二次他就抱着尾巴叫老鹰。尾巴是保住了,不过耳朵没能幸免。甚至因为那鹰没控制好力道,他耳朵尖上直接秃了一块。

  

  天,真没有过这么丑的松鼠。李一一顶着秃掉的脑壳去找松果的时候,被遇见的同类笑惨了。他找了几个松果就先收工了,趴在鹰巢边上 瞄准了刘启的大尾巴。

  

  打这儿飞奔上去,揪一撮羽毛,然后就下来。李一一规划好了路线,这法子八成能成,很快,他就不是这片丛林里唯一的秃顶生物了。

  

  预备,蓄力——冲!

  

  李一一才跳上鹰尾巴,哪知道刘启忽然也动了,两翼张开一下飞了出去,带着李一一都跳远了一小截,直接摔进了鹰巢里。

  

  李一一爬起来,他居然没怎么摔疼,还摸到了一片软软的东西。

  

  他捏了两下,低下头,在他身下的鹰巢里,铺着一层那只大鹰落下来的羽绒。

  

  噢对,秋天了,他们都在换毛来着。

  

  

——————TBC——————

评论(9)
热度(155)

© 羊羊动物园 | Powered by LOFTER